旧版回顾 ENGLISH
网站首页 中心概况 学科建设 科学研究 研究生教育 学术交流 学生工作 高级培训 协同创新
您当前的位置:网站首页>>学生管理>>静守贵大岁月的他们
静守贵大岁月的他们
作者:匿名  来源:本站原创  发布日期:2014-04-04  点击数:527

    黔中岁月老,一世贵大挚爱 

无欲的生命是安静的,安静生命的内核在浮沉中发出的声响蕴含着命运的质感。这句话恰切地形容了他。

 

岁月从他的额上走过,留下了智慧的肌理和脉络。他的身上被赋予了太多的名号和荣誉:中国工程院土木、水利与建筑学部院士,中国钢协预应力结构分会理事,贵州省首批省管专家,首批勘察设计大师及首批荣誉核心专家等等。他的名字——马克俭,已然成为贵州和贵大的名片,而贵州和贵大又是他不可割舍的一世情缘。

 

 

 

【一生黔缘,爱在这片山水间】

抗日战争颠沛流离,6岁的马克俭作为难童在儿童教养院长大。由于战乱,教养院处于流动状态,从湖南到贵州,一路步行。每天徒步二三十里地,只吃两顿饭。这样的经历,让他对贵州的第一印象就是苦。“当时最大的愿望就是吃饱饭,最想吃的就是肉。”回忆童年经历,马院士这样说道。1945年抗战结束,儿童教养院回迁途径贵阳,恰逢当时贵阳一中招生马克俭正值高小毕业,经考试合格他便就读于当时的贵阳一中,因此度过了相对平静的三年时光。中学毕业后,他回到湖南老家。 

 

冥冥中或有天意,1958年马克俭从湖南大学毕业,分配到当时刚刚建校的贵州工学院任教。谈起当年的机缘巧合,马老点起了一根烟,微笑着忆起了过去。湖大毕业时恰逢贵州三线建设,在全国各地招贤纳士。因为少年时期来过贵州,他便向同学们讲起了贵州的山清水秀和锦绣前景。同学们听后大受鼓舞,年轻热血的他们便一道来到贵阳,为黔中发展贡献了自己的青春和汗水。

 

8月,马克俭来到贵阳被分配到贵州工学院土木系任助教。在这里,他遇见了自己一生挚爱。妻子陈福秀正是当年考入贵工土木系的学生,年轻有为学识渊博的马克俭很快就吸引了陈福秀的注意。共同的学科专业和对事业的追求让他们走到了一起,1962年陈福秀毕业后,两人便登记结婚。

 

对于妻子,他一直心怀感激。“我获得的荣誉,离不开老伴的大力支持。”马院士说,老伴年满60退下来后,一心一意支持他的科研创新工作。因为儿女都在外省工作,无法照料父母。马老的日常生活,都由老伴悉心照顾,使他得以全身心地投入工作。相依相偎相爱相守,几十载岁月沉淀的是两人的信任与理解。

 

就这样,他在这片土地上娶妻生子儿孙满堂。

 

【一世学术,术业专攻醉心土木】

人这一生,最重要的是什么?“社会价值。”马老这样回答,“我们可以根据自己的能力,在自己所擅长的领域为我们的社会做点事情。”虚名于他已是云烟,现在的马院士只希望能不断工作为社会做点能做的事情。因而有学生这样评价他:别人是为生活而工作,而马老师是为工作而生活。

 

2001年,马老以一票之差无缘工程院,2007年经“2/3”新规的严苛考核,成功进入。对于当选院士,马老说:当选院士不是荣誉,而是责任。作为贵州唯一的国家工程院院士,他已然是黔地和贵大的骄傲与铭牌。他为这片山水和这个学府带来了科技和荣誉。而这里又给他带来了什么呢?

 

“学术上的支持,政策上的鼓励。我在贵工搞建筑空间设计,得到了建设厅的大力支持,并促使我的很多设计转化为现实成果。”这便是马院士坚守这片山水的根本原因。20世纪80年代后期,马老在空间结构领域崭露头角,不少省外高校或高薪求贤的公司向您伸出橄榄枝,对于更好的试验条件以及优厚的薪水,他毅然拒绝。“我不动心,因为我对这里有着深厚的感情。”

 

针对贵州山多地少、气候湿润的自然情况和发展落后的经济情况,马老在科研上就如何运用便宜耐腐蚀材料下了大功夫。“好用、省钱,就是硬道理。”90年代,他研制开发的“钢筋混凝土空腹网架结构”和“钢筋混凝土空腹夹层板楼盖结构”等大柱网、大跨度新型钢筋混凝土空间网格结构,既做到了大柱网、大开间、灵活划分房间的多功能综合应用需要,又达到了造价低廉降低成本的目的。

 

结合贵州实际省情进行工程建筑充分体现了马老“理论与实践相结合”的科研和教学之法,他在研究生培养中遵循“教学、科研、生产”三结合的教育方针,研究课题既应用于工程实践,又结合研究生学位论文和科学试验等方面的需要。在建筑领域,马老十分崇敬茅以升,“因为他理论实践结合的非常好,值得学习。”在马老心里,这些在艰苦条件下坚持学术科研的老一辈科学家,都值得尊敬和学习。

 

马老一生深爱着自己的建筑事业,他说:“若再有一生,我还要做建筑!”

 

青春韶华好,愿在贵大老

6年,她和她的故事】

 2007年,她怀着懵懂与憧憬成为了材料与冶金学院材料物理系的大一新生。2010年顺利通过三试,加入接力辅导员培养计划。2011年,她开始了一年的辅导员工作2012年她读研,2013年川大交流。她说她“见证”了贵大的变迁,她就是材料与冶金学院11级辅导员--张玲琰,大家都亲切地叫她导员姐。

 

当上辅导员,时隔三年回到南区,她倍感亲切。从学生变为老师没有不习惯,但她倍感责任在肩任重道远。被安排到一号宿舍,她的第一念头是不想与无奈,可是转念想到这样能和同学更好沟通,处理学生问题也方便很多,便也欣然接受。一年的辅导员工作,迎新,军训,一连串的工作以及各种学生问题让她迅速成长。这是成长的一年,她和“孩子们”一起成长。

 

虽然中间遇到许多问题,遭遇很多不理解,但她依然坚持。这样的坚持使得材料113在先进班级评比活动中,能够拿出了丰富的图片和书面材料,最终被评获得“校级先进班级”的荣誉称号。也使得11级在大一便得到了举办08级毕业晚会的机会,在那年众多毕业晚会中脱颖而出,备受好评。

 

她曾承诺材料与冶金学院11级,一起四年,共同毕业。但今年她得到了去川大实验交流的机会,她不能不顾学业,当初说好的四年陪伴无法兑现,她内心深深的抱歉。她说:“这是我第一次当辅导员,但也可能是自己最后一次担任辅导员,没有工作经验,让同学们受委屈了,希望大家能理解。我很珍惜和大家在一起的时光,谢谢你们给了我那么美好的回忆。”

 

大一大二的社团奔波,跑活动拉赞助。大三的学业拼搏,大四的辅导员经历,研一“遭遇”贵大第一届研究生军训。这所大学承载了太多她的青春和成长。

 

【7年,他最深切的怀恋

2006年,他来到贵大时,学校的操场还在施工,北校区双馨园还是土路,如今的贵大与往昔已是天壤之别。但无论是曾经的破旧还是现在的崭新,贵大都是他深深怀恋的过去。他叫张诚江,我校06级土木工程学院学生,现在读博于西安建筑与科技大学结构防灾及防护工程专业。

 

   4年的大学时光加上3年的研究生岁月,他说:“贵大见证了我从青涩到成熟最重要的7年时光,我见证了贵大从设施缺乏到修葺完善一天天的日新月异。”

 

  7年,他适应了这里的气候和饮食,从一个不吃辣的山东大汉到离不开辣的半个贵州人。7年,他从大一在社团“跑腿”时的拘谨青涩处处碰壁,到之后的焚膏继晷当“学霸”的努力付出,再到读研时的平淡处世谦和为人。这些记忆在他的人生历程中熠熠生辉。这里让他学习了作为工程师应有的基本概念,也体会到了人生最美好的7年的酸甜苦辣。来到西安他感受到了明显的南北差异,体会到了与贵大不一样的校风学风。他说,他怀念过去。

 

  “特别怀念以前考试时的刻苦努力,虽然有点临时抱佛脚的意味,但是回忆起来都很美好。”他说,“如果可以,我还想在贵大再待几年。”

 

校家十几载,温暖贵大情怀

双馨园食堂陈师傅:师生们能开开心心就餐就好

5点做早餐,忙到下午1点钟。下午3点半开始忙碌晚餐和夜餐,直到晚上11点才能结束工作。这就是他的一天,平均每天工作10到12个小时。然而,这样的一天,他却坚持了19年。

 

他就是陈清友,双馨园食堂红案班的班长,教工餐厅的主厨。不怕吃苦受累,不等不靠,积极肯干,勤劳朴实,工作起来总是抢在人前,这是同事们对他的评价。

 

 

1994年,他从四川来到贵州,进入贵州大学膳食科,从此便跟学生饮食结下了不解之缘。如今,51岁的他在食堂炊事工作岗位上已经有19个年头。干过食堂各种工作,从加工、切配到炒菜河面点制作统统干了个遍。因为家在四川,陈师傅只有寒暑假时能有空回家看看。19年来,他没有与家人一起吃过年夜饭,因为每年的除夕他都要精心安排菜谱让学生们感到食堂的温暖,并且守候到最后,为学生们做完年夜饭才赶回四川,与家人团圆。

 

2012年,为解决教师早餐供应问题,双馨园食堂增设教工餐厅。面对工作量增加和教工专区服务的压力,他没有退缩,不但精心制定教工餐菜谱,还开设地方特色粉面,亲自烹饪地方特色菜肴。一些学术专家在研讨课题后来教工餐厅就餐,有时过了开餐时间,只需要一个电话,陈师傅就马上开始准备,他在电话里回复:“您们过来我就开始炒菜,这样的热菜更可口些。”有时下雨。他总会打电话过去,问问是否需要把菜饭送过去。

 

周末轮休的时候,陈师傅还要到食堂来看一下。因为他需要对每天每餐购进的原材料都进行了详细的检查和记录,严把食品验收、加工、出售关。“菜运过来要验收,发现变质腐烂不合格的,一律不能进食堂”。

 

 “食堂工作的确很累,但和同事们一看到学生们就餐时开心的样子,心里就高兴。”陈清友说。

 

中山园食堂王师傅:一杯豆浆,一份温情

 “在大学里,很少有人会这么细心地提醒我小心烫。”大二的陈静说,她喜欢买他做的豆浆,“这感觉像爸爸一样温暖”。

 

这位像爸爸一样温暖的人,是北区中山园食堂里卖豆浆的大叔。他姓王,来自湖北,却讲着一口北方音的普通话,有着北方人壮实的体格和爽朗的笑容。他笑着说:“我是南方人里的北方人,北方人里的南方人。”

 

他的豪爽中,却带着一丝细心。他在杯里舀上一勺糖和一勺杏仁末,再将熬煮好的豆浆倒入杯中,盖上杯盖。然而,盖杯盖这个动作,他却做得尤其的细致——将杯盖和杯身贴合后,反复转动并按压,直至确定杯中的豆浆不会漏出,他才吸管插进杯中。然后双手将这杯豆浆递到同学的手中,并面带微笑地叮嘱:“小心豆浆烫,糖在下面用吸管搅一下再喝。”

 

尽管高峰期时,排队有些多的同学,但他依旧有条不紊地重复着按压杯盖这个动作,把豆浆交到同学的手中,提醒其小心烫,待同学离开后,他再开始给下一位同学盛豆浆。

 

同学的饭点就是他豆浆供应的高峰期,等食堂没有多少同学的时候,他才开始吃饭,稍作休息后,又开始熬煮豆浆的工作。

 

王师傅的工作从凌晨3点持续到晚上7点。凌晨3点,天还没大亮,王师傅就要到食堂准备豆浆的供应,“豆浆不是豆浆粉冲泡那么简单,”王师傅介绍,“要用专业豆浆机,研磨技术也有讲究,要用挤压的方式,这样做出来的豆浆才比较好喝。”挤压完就开始熬煮豆浆,熬煮一锅要一个多小时,王师傅就这样一锅一锅的坚守等待。

 

他早出晚归,把每一个买豆浆的同学当成自己的孩子细心照顾,但是对于这样打动同学的细节,他却腼腆地笑着回避:“没有什么,这都是我们食堂员工应该做的。”

 

宿管廖叔:值班,为学生服务

“亲爱的廖叔,您是我见过的最好的楼管。”无机121班的乔攀在感谢信中这样写道。“因为您以服务学生为己任,我看到很多次您都无怨无悔地为每一个学生办事。”

 

“还记得我去找您,问哪里能报勤工,您了解我的家庭情况之后,就带我去报勤工,并希望他们能给我一个机会,后来您又帮我找了一些工作,如帮一些组织办事来挣点钱。”乔攀说,“您是一个好楼管,您对每一个找您帮忙的人都会给予最大的帮助。您总说帮助他人就相当于帮助自己,您自己也会很开心的。您真的很伟大,我在您那里学到了许多的东西,我以后也会尽我的努力去帮助他人,我会以您为榜样!”

 

信中的“廖叔”,是13栋学生寝室的另一位宿管。他将同学们的感谢信一一收好,用文件夹装起来,锁在柜子里。在他看来,这是同学们对他工作和为人的肯定,他自豪地笑着说道:“我的感谢信是最多的。”他还将妻子姚阿姨因工作表现突出获得的荣誉证书拿给记者看:“这是我老婆的,她打扫卫生很认真,学生和学校都认可。”

 

5年前,为了让女儿路路能有更好的学习和生活环境,廖叔和妻子姚阿姨结束了省外打工的生活,一家人来到贵大。廖叔负责宿舍管理,廖阿姨负责楼层的清洁工作,由于没房一家人就住在13栋4楼到5楼的楼梯间里,虽然生活并不富裕,但是他们仍在用自己的双手支撑起一个家,让女儿快乐地成长。

 

他和姚阿姨的认真负责,同学们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。“廖叔很亲切,经常很晚了还送帮我们送水。姚阿姨虽然有时语气凶了点,但心地很善良。捡到水卡她都会在楼道里喊,问是谁的来找她认领。”住在610寝室的杨婷说。

 

207寝室的温炎礼回忆道:“前段时间,我不慎将水卡弄丢,十分焦急,几次寻找都没有找到。未曾想到,宿管叔叔收卡后,他竟然为了一个素不相识的新生去排长队查卡,然后又亲切地把卡交到我手中,我真是不知道如何感激他!”

 

每年新生入学,宿管的工作会很繁杂,宿舍人员登记、电卡充值、水卡遗失补办的咨询,廖叔和唐大叔都会耐心地为同学们解答。廖叔说:“学生放心我们,有什么事讲一声,我们都会帮忙的。”

不仅如此,廖叔还提前为同学们考虑。国庆将至,售电处休假,廖叔担心有的寝室因电卡没有余额而断电,就提前在小黑板上写了通知放在进门的位置,提醒同学们记得提前充值。最近,133楼有了洗衣房,他在上班前就去换了硬币,方便同学们兑换硬币,遇到同学不会使用投币式洗衣机的,他还亲自上楼教同学使用。
    这些并非工作要求,但廖叔将同学的事当成了自己的事,他笑着说:“我们值班,就是为学生服务!”

青丝变华发,相伴守贵大

【一份报纸,一份艰辛的承载】

每天中午在来往北区双馨园的路上,你会看到路边坐着这样一位老奶奶:脚上踏着的是终年不换带脏的运动鞋;身上穿的是任何季节都不变的粉红色绒袄和灰黑色的确良长裤,裤脚微微挽起;头戴一顶灰色线织小帽。面前放着两三摞报纸,旁边摆着一个绿色带子,偶尔还会有几个瓶子。 

老人年过80,在贵大买报纸已有11年之久。2002年老人同老伴从老家毕节大方来到贵大卖报纸,一卖就是11年。11年来,老人过着一成不变的生活。每天4点钟起床,4点半出门,徒步走到花溪大桥进五六十份的报纸,10点左右步行回到校内。紧接着给订报纸的单位摊点送报纸,之后就坐在来往双馨园的路边开始卖报纸。1点左右买完收摊,生意不好的时候要卖到两三点钟。

老人的老伴在过去的10年里,都在花溪街上流动卖报纸。两位老人借此微薄收入维持基本生活。去年,老伴车祸意外死亡,肇事司机逃逸至今未见踪影。这让老人原本艰难拮据的生活雪上加霜。现在老人每月所赚,去掉水电房租仅够老人维持三餐所需。老人同儿女亲戚已长久不联系,逢年过节对她而言也只是平常日子。

老人说,当初来贵大卖报纸就是想到学生比较爱看报纸,生意会好一些。也正因此,老人才在贵大卖了11年的报纸。11年,贵大的校园变美了,路变宽了,但不变的是贵大学生善良的心。老人说,她很感谢贵大的学生们。她知道有很多学生经常来卖报纸,可惜她认不出来。下雨天的时候,会有学生帮着卖报纸。自己身上的衣服也是学生们送的。时不时的就会有学生给老人买些吃喝。

这些老人都记在心里,她说她会一直在贵大卖报纸,一直到她买不了为止。

 

 

【一双鞋子,一家翘首的期盼】

一架高约50厘米的手摇补鞋机,一个失去铜色儿、触起来玉滑的钻柄。四五个用塑料袋包裹的补鞋材料。跟前摆着几叠布满灰尘的鞋垫,这就是他 吃饭的全部家当。他是一个平凡的补鞋匠,不平凡的是他在我校南校区二号公寓旁的拐角路口,一补就是28年,不但缝补了鞋子,也将自己的大半人生缝补了进去。他叫李有安,今年56岁。

     

李师傅,四川广安人,1985年兄长授技,学了一手补鞋技术,便在贵大开始了自己的补鞋人生活。由于手脚不便,李师傅于今年年初花了400元买了一辆二手三轮车,每天清晨都由妻子罗家凤将补鞋工具蹬送到摊地儿,李师傅则一整天都在那儿守摊,中午饭也是妻子送来,直到晚上7:00左右才收工回家。然而,生意并不怎么的稳定,有时候自早上开张到中午了还一个活儿都没有,也只得安静的等着。这份不稳定的收入,却是一家人期盼的一个生活来源。28年,能够静静等待的只剩下他一人,当年在贵大修鞋的7个人,只有他留了下来。

在这里很久了,和大家都很熟。我走了,他们不知道去哪里找我。鞋子坏了,就没人给他们补了。”这就是他选择留下来的理由。

据李师傅说,到此处来补鞋的学生并不怎么多。平均一年大约400。来补鞋的学生们大都很有礼貌,待人也亲近、随和。师傅也是自身也是个很好处的人,实在、厚道。学生们要是觉得哪里有不满意的,他就再拿回来缝缝,补补。所以,这么多年来,彼此之间也没有发生过较大的争执。

南区有很多人人认识这位补鞋匠,并深深被他影响着。他的一隅存在,在不断隐隐的提醒贵大学子,生活应简朴,当节约。衣服、裤子、书包的链条坏了,鞋子掉线、断底、裂口了……他总是对来求帮助的学生们笑呵呵的说:补补,还是能将就用的。

李师傅说他希望贵大的孩子能从他身上看到:缺乏文化,生活是何等艰辛与不易。一定要好好的学习,用知识改变命运!     

他的讲述或许很平凡,但是平凡如他,用自己的岁月在这里默默静守。


【 文章编辑:网站管理员 】  【打印文章】 【关闭本页】 【返回顶部】
上一篇:被手机“绑架”了的生活 [2014-04-04]
下一篇:“研途”上的那些事 [2014-04-04]
 
中国西部发展能力研究中心 版权所有
地址:贵州大学北校区老图书馆3楼 邮政编码:550025 联系电话:0851-3621631
传真:0851-3624001 Email:westcd@gzu.edu.cn 网站设计:狼邦科技
相关链接